當前位置:小說控 > 穿越重生 > 將軍,你命里缺我

第7章 全都不是她的

更新時間:2019-07-02 本章字數:6025

春日的陽光和煦,俊朗的男人沐浴在陽光中,唇角微微勾起,眸色溫柔繾綣,迎著亭子中如蝴蝶般飛奔出來的女子。

然而這一番和諧,不過是旁人的錯覺罷了。

林初雨跑得快了些,下階梯的時候被拌了一跤,差點倒地的時候被楚戈一嫌棄的拎了起來,手中的牌也有一張不翼而飛。

她卻沒空在意,站穩之后匆匆跟上楚戈一的腳步:“方才多謝!”

“哼,笨手笨腳。”

還裝神弄鬼的。

將手里捏著的一塊木牌悄悄收入袖子中,楚戈一才繼續往前走去。

傳聞終究是傳聞,而他娶回來的這個,身上或許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回到將軍府,林初雨才算是松了口氣,癱軟在小榻上,大有躺到天荒地老的架勢。然而也沒躺多久,凌霜就進來了。

“公主,將軍差人來喚您,您快起來吧!”

“他叫我做什么?”林初雨一激靈,坐起來拍了拍臉,讓自己更清醒一點。

回想一下,今日上午她在皇宮的表現很不錯,該是沒出什么岔子才是,這會兒喊她不過,應該不會是找茬。

凌霜搖搖頭,利落的上前幫她整理衣飾:“來的是將軍身邊的小廝,怕是有重要的事。只是有一事奴婢還須得跟公主說個明白,如今這一切不過是鏡花水月,您千萬不可當真。若公主回來,可許千金萬金,這將軍夫人之位卻是許不得的。”

“嗯?”林初雨頓時收斂了懶散,轉頭看向凌霜,半晌之后笑道:“不愧是貼身伺候的奴才,當真是事事為自己的主子著想。你且放心,鳩占鵲巢這樣的事兒我是不會做的。”

她是個冒牌貨,終究有被拆穿的一天,是以‘長公主’所賦予她的這一切地位、榮耀和財富都不是她能依賴的。

接下來的日子,她須得自己謀生,以防未來的不測。

林初雨長長的吸了口氣,又吐出來,大步往外走去:“走吧!先應付這位‘駙馬爺’!”

凌霜聽出話中的嘲諷和冷意,低下頭老實的跟在后面。

書房中,偌大的書桌上,筆墨紙硯收拾在一旁,正中間放著一塊木牌,上面有幾個圓點,精致的與粗糙的夾雜,中間有線條連接成一個奇怪的形狀。

楚戈一皺眉盯著那塊木牌,心中疑慮漸深。

他叫人去查了,得來的消息只有這牌是用一種叫‘牌九’的牌子改造的,也不知拿來做什么用。

外面傳來敲門聲,打斷他的思考,外面的人喊了兩聲便推門進來了。

“你找我?”林初雨順手關上門,大步走到書桌前,一眼便見到桌子中央的東西,“這是我的塔羅牌,你什么時候拿的?”

說著她伸手去抓,卻教他搶了先。

“這是我的!”林初雨不服,抖出另外兩張給他看,“你看,我改造過的。”

楚戈一垂眸掃了眼,只見殘影一閃,另外兩張瞬間也被他搶到了手里,那張薄唇輕輕吐出兩個字來:“你的?”

“對,是我的。”

“是什么。”楚戈一抬眸,眸光犀利。

那一道眸光好像是在掃視她的X光,能將她整個人看透了。

可怕的念頭升起,林初雨趕忙圓道:“這是我無聊弄出來的小玩意兒,今日在宮里還與娘娘們玩了,看起來好像挺受歡迎的,我打算開個店鋪就做這個。”

“啪啪!”

木牌被丟在桌面上,楚戈一嘲諷道:“沒人買。”

她這店子還沒開起來呢,就咒她沒生意了,這人!若不是看在打不贏他的份上,她非得好好揍他一頓!

林初雨齜了下牙,接觸到他的眸光便立刻收斂了鬼臉,正經道:“我自然有我的法子能做成生意,總之并非傷天害理的事情,也不會影響將軍府,我只不過是想賺些零花錢用罷了。”

她現在是身無分文啊!

那真公主倒是有不少的嫁妝,可惜全被凌霜那丫頭把得死死的,她若動了等真公主回來了定然要跟她算賬。

不管如何,她總不習慣欠別人的,是以真公主那里的東西,她不會去動。

一個公主會缺零花錢?

楚戈一覺得自己聽到了個笑話:“若我沒有記錯,長公主的陪嫁不少,樣樣都是價值不菲之物。”

“呵呵,對啊……”值錢是值錢,都不是她的。

林初雨尷尬的看向另一邊,抿了抿唇,半晌才道:“嫁妝都是皇……皇兄準備的,全都是些擺件古董等物,又沒有鋪子莊子,那我若是坐吃山空,能吃得幾年?是以總要自個兒做個謀生。”

一朝長公主還要自己去謀生,想想就心酸,林初雨默默為自己拘了一把淚。

楚戈一看她的眼神越發的奇怪了,她方才話里停頓的那一下,似乎是對申皇的稱呼并不熟悉。

這位據說尊榮無比的長公主,在宮里到底過的什么日子?

他皺了皺眉頭,心底有絲煩躁,冷道:“既如此,公主自行去安排就是。”

索性她整日里待府中也無事,開個鋪子也好。

林初雨一聽他應了,頓時眼睛都亮了起來,想了想湊上前去一點,討好的笑道:“那個……就是……你有沒有銀子借我點兒,我得先去租一間鋪子。”

“要多少?”

“不多不多,千把兩就成了吧!”林初雨欣喜答。

“自己去找管家領錢,記在賬上即可。”楚戈一的臉色都黑了一層,一間鋪子一千兩,他倒要看看她能折騰成什么樣。

耶!成功借到第一筆資金!

林初雨在心里歡呼一聲,匆匆道了一句‘謝謝’,便如一陣旋風般的跑了出去,只留下一縷淡香飄散在空氣中。

這般的性子,也太跳脫了些……

楚戈一‘切’的一聲笑開,將桌面上的木牌收起來隨手扔進紙簍里。

木牌碰撞發出輕微的響聲,惹得他忍不住回頭又看了眼,最后彎腰將之撿了起來,放進書架上的一個暗格里面。

不管這木牌是她鬼畫符還是有特別的用意,在他未完全弄清楚之前,還是收起來的好。

(快捷鍵 <-)上一頁
目錄
下一頁(快捷鍵 ->)
电子游艺厅